中文 | English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以“国家安全”为名,限制中资投资特定行业甚至具体公司,同时政府也在推动国会关于外商投资审查的立法工作。_

字体大小AaAa

董事长致辞

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一家西部地区县属国企的改革因其知名酒企身份和屡改屡败的历史广受关注,也因其在新一轮改制浪潮中经历波折之后的重生令人侧目,到底是什么因素让其在一众改制案例中脱颖而出?

四川沱牌舍得集团(下称“沱牌舍得”)原是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全资国有企业,是位列“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中国名酒品牌和当地经济支柱企业,旗下拥有上19%)。沱牌舍得从2003年起就尝试战略重组,但历经7轮改制均未成功,其改革进程受到各界尤其是资本市场广泛关注。民营股东天洋集团于2015年溢价88%竞购取得其70%股权,并于2016年6月30日正式入主沱牌舍得。

改制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涉及企业的市场化改革和国资的保值增值,关乎职工的权益保障和社会的和谐稳定,每一步都有风险,每一个决策都是在“舍”与“得”之间权衡。实际上,沱牌舍得在此轮改革初期也曾面临种种困难,甚至险被安置问题拖入泥潭。如今两年过去,沱牌舍得焕发出新的生机,为地方国企改制趟出了一条新路。

“舍”去国企身份

职工权益能否“得”到保障?

2013年,白酒“黄金十年”戛然而止,沱牌舍得业绩连续下跌,濒临亏损,亟待一次刮骨疗毒式的重生,天洋集团的介入恰逢其时。但“说好的”改革却因2016年3月底一场始料未及的职工安置风波打上了问号。

当时,改革已经进入股权交割前的最后筹备阶段,职工安置方案却突然在职工中引起很大争论,一度影响了企业生产。“那时很多人的想法是,既然公司卖了个好价钱,就应该给员工多分点。”一名职工告诉记者,大家害怕下岗,担心在补偿中吃亏,所以情绪都非常激动。

眼看改制就要演变成“分钱”,政府和企业很快做出反应,先是通过多种形式收集职工诉求,然后对梳理的1500多个问题逐一督办。安置方案最终以96%的高通过率获得职代会认可。此后不久,5300多名职工顺利与原公司解除合同并获得补偿,新公司全面承接原有劳动关系,确保了职工队伍稳定。

职工身份的转变显然不仅仅是一纸劳动合同。几十年的“国企范儿”如何适应新环境?民企天洋集团能否激发老职工干事创业的热情?“新东家”会不会搞“大裁员”?

“只晓得换了个老板,谁晓得他会把我们带向何处。

2015-03-3105